商务部专家权威解读:贸易摩擦与中国家居企业的应对

 

      7月7日,第三届中国家居制造大会,围绕“融合·突破·并进”的主题,在东莞厚街广东现代国际展览中心盛大召开。探究在内外部多变局势下,产业整体转型升级的思路与解决方案。

 

      以下是商务部贸易救济调查局副处长王建峰,“贸易摩擦与中国家居企业的应对”的主题分享实录。

 

 

      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是近期热议的话题。不少专家、学者以及媒体人士都从经济、政治、国家政策等角度进行过分析和解读。

 

      接下来,我将基于目前公开的、可验证的数据和本人多年从事对美经贸摩擦的工作体会,从4个内容层次展开论述:第一,美国对中美贸易失衡的判断;第二,贸易摩擦与中美博弈;第三,美国的进口贸易限制工具;第四,中国政府反制与企业应对。

 

 

      首先,关于美国对中美经贸摩擦的判断,上图中左侧图表是中美进出口的统计:红线是中国对美国的出口、黑线是中国自美国的进口,可以观察到中国对美的出口呈明显上升趋势,尤其是08、09年金融危机后更为明显,美国对中的出口虽也在上升,但增幅较小。

 

      因而,从这两个数字来看,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的确呈扩大趋势。但在实际评估时,还要从两国的经济结构、国际产业分工现实以及两国的发展阶段特点进行全面的理解。

 

      商务部在6月发布了一个“美国在中美经贸合作中获益情况的研究报告”,其中鲜明地提出了一个观点:中美贸易顺差在中国,获益在双方。

 

      举个例子,苹果手机大部分在华代工,出口价约在700-1000美元,但其中只有10美元左右由中国加工厂获得,刨除成本后的净利润基本都被美国的设计、运输和分销等各环节企业瓜分。然而,这1000美元的出口额却都算在中国的出口当中。因此从简单的数字统计中,我们很难得出到底是谁在“吃亏”的结论。

 

      很可惜的是,商人出身的特朗普似乎没认识到这一点,或者说他认识到了而不愿意承认,然而一味地强调中国是美国贸易逆差最大来源国,在中美双边贸易中是“美国吃亏了、中国占了便宜”。

 

 

      要求中国扩大从美国进口。着眼于中美长期友好合作,中方愿意根据国内市场和人民的需要扩大进口,包括从美国购买适销对路的商品,逐步缓解贸易不平衡问题。

 

      在去年阿根廷G20峰会上,中美两国元首就原则达成一致,增加美国农产品和能源产品的进口。然而,问题根源在于,特朗普背后的智囊团队,像是他的国际贸易代表等。他们认为中美贸易逆差失衡是一些结构性问题导致的,具体包括:第一,政府干预导致产业竞争失衡,其中有补贴问题、“中国制造2025”规划问题、产能过剩问题等;第二,侵犯知识产权,这也是美国对华加征“301关税”的导火索;第三,SOE企业低价竞争;第四,威胁美国国家安全或经济安全。正是基于对这些所谓的“结构性问题”的判断,美国在2017年《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将中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对华政策也出现转向。

 

 

      其次,关于中美博弈与贸易摩擦。从18年3月开始,美国打响了“第一枪”,加征301关税。

 

 

      上述图表的左侧是美国对华的“进攻”,右侧是中国对美的反制。

 

      中国的第一场反制是2018年4月2日,对美国出口30亿美元产品加征25%关税,目前整个美国对华征税范围是2500亿美元,而中国对美的征税范围是1100亿美元。

 

 

      这张图表是WTO成员国遭遇贸易摩擦数量的统计。左边是反倾销措施的统计、右边是反补贴措施的统计,上方的紫线是全球总和、下方的绿线代表中国。

 

      可以看到,中国长期处于首位,在“反倾销”方面已经连续25年成为全球最大的受害国,而“反补贴”方面则连续14年成为全球最大的受害国。“反补贴”时间短于“反倾销”的原因在于,中国自2006年才被加拿大、美国纳入反补贴调查的程序。

 

      以2018年为例,平均每4起反倾销措施中就有1起针对中国产业、平均每2起反补贴措施就有1起针对中国产品。然而,虽然中国是贸易摩擦最大的受害者,但我们很少有企业是单纯因为贸易摩擦而走向衰落或倒闭的。

 

      中国产业通常会在这种挫折中越挫越强,譬如我们的钢铁、光伏产业虽是贸易摩擦的重灾区,但在经历贸易摩擦的5年、10年间逐渐成为全球第一。希望我们的家居产业也能呈现这样的一个趋势。

 

 

      接下来,这两个饼状图反映了对中国发起贸易摩擦最多的国家:左侧是反倾销案件的数量,印度和美国占了大头;右侧是反补贴案件的数量,美国是主要发起国。不过,美国在对华反补贴调查方面,不仅发起数量占据首位,而且其歧视性的调查方法、所确定的补贴项目被其他国家效仿。

 

 

      第三部分,将简单介绍美国在贸易方面对中国及其他国家所使用的进攻“武器”。

 

      作为真正参与经贸摩擦的人,不管是政府官员、还是企业家,都要对对方可能使用的工具有一个充分的认识和预估,要了解美国的这些“武器”会对企业、对产业有哪些侵害影响,以及如何正确应对。

 

 

      中国政府在应对中美贸易摩擦上多方面采取举措,如单边的对美国反制征税、双边11轮的磋商。此外,我们也将如钢铝323、光伏201、对华301征税等不合理措施都诉至WTO争端解决机构。除了单方面对美方反制裁,还会在WTO框架内联合其他的主要经济体对美方的单边主义和贸易霸凌主义进行斗争。

 

 

      这次演讲的重点是告诉企业,作为个体在面对贸易摩擦时如何应对。

 

      下面列举了5种方法或途径第一,降价避税。这是企业遭遇贸易摩擦时的第一反应。这个方法简单、粗暴、直接,以降低价格来维持客户关系,但弊端也很多。

 

      首先,美国有个“年度复审制度”,来审查企业上年价格;其次,一旦降价成为现实,如果美国发起反倾销调查、反补贴调查,这个低价将成为高额双反税的源头,6月美国对弹簧床垫作出反倾销初裁,最高惩罚性税率在1700%以上,这是可以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的税率,原因就在于申请人找到了一张18美元的发票作为证据。

 

      实际上,面对加征关税,企业要先去调研美方进口商在转售或分销时的利润。由于贸易结构的缺陷,国内出口厂商很难接触到美国的终端用户,只能通过美国进口商销售给当地的卖场。

 

      因而,这些中间商可以赚取丰厚的差价。我们其他省份在调研中发现,一家对美出口园林机械的企业,进口商大方地表示愿意承担上涨了5%关税的一半,然而这家企业专门赴美国调查,发现进口商在转售产品时获得的利润是自身成本的30倍。

 

      因此,在最后协议后,进口商不但承担了全部关税,而且还上调了价格。可见,企业面对贸易摩擦,采取降价避税并非明智之选,该推荐指数仅为1颗星。

 

      第二,转移投资。国内企业尤其是带有外资背景的企业,在遇到经贸摩擦时,会考虑选择去越南、墨西哥等地投资设厂。

 

      确实,对有些产业而言这是一条道路,但更多的时候则需要企业考察当地配套和供应链是否完善,原材料、劳工、法律风险等都要事先调查。

 

      另外,美方也有专门反规避调查,若发现企业为了规避关税而利用投资转售到美国,增值部分没有达到一定比例,产品也仍然逃脱不了加税。因此,对外投资是否奏效,还需要具体分析,对这一措施的推荐指数是2颗星。

 

 

      第三,产品排除。无论是301调查,还是普通的反倾销反补贴措施,美方都会设立一个产品排除的法定程序,特别是301调查中,由于牵涉的征税规模太大,需要排除一些无法替代的、美国国内必需的产品。这需要国内产业和美进口商的共同配合。对此的推荐指数在3颗星。

 

      第四,积极应诉。国内的行业协会在反倾销、反补贴方面起到了积极的带动作用,组织行业进行无损害抗辩。负责损害调查的是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相对客观中立。企业遇到反倾销、反补贴可以直接与行业协会联系,一旦认定无损害,企业可以无税继续对美出口。这一举措的推荐指数是4颗星。

 

      第五,市场多元。出口企业不应死守一个市场,可以向其他方向拓展。比如金砖国家、“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都很有潜力,谁先进入就有可能早获益。

 

      作为企业家,特别是民营企业家,也要有一种政治敏锐度去研究国家的政策导向,了解国家当下鼓励出口投资的方向。当然新兴国家也存在一定的风险。因此,该途径的推荐指数也是4颗星。

 

 

      大家可以发现,并没有一个方案是5星推荐的

 

      借用今年贺岁档电影《飞驰人生》中的一个说法,竞技体育成绩是练出来的、冠军是撞出来的,并没有一招必胜的绝技。

 

      这也是适合企业在应对贸易摩擦时的态度,靠小聪明、靠低价是赢不了长远的,最终的胜利得靠专业的法律、财务、采购、销售以及研发团队的共同努力,还有企业家持之以恒的冷静和专业。苦练内功,我们才能积极地应对每一场贸易摩擦。